从昆明到北京,一支鲜花的生死时速|元璟分享

  原标题:从昆明到北京,一支鲜花的生死时速|元璟分享

  转载自新经济100人(ID:qiyejiagc)作者:李君宇

  2017 年 8 月 22 日 北京 晴。下午五点,宜花设置在北京顺义空港工业区的仓库,正在忙碌。这个 3600 平方米的仓库,设有 1300 平方米的冷库,存放玫瑰的温度控制在 3-4°C,百合和康乃馨则在 5-8°C。

  十几位工人正进行卸货、验货、分拣,确保来自昆明的鲜花在 3 小时内进入冷库。临时聘请的女工挨个打开包装,修剪花头,验证鲜花等级,晾晒去湿之后,把花枝浸入贴有时间标签的塑料桶里,浸泡 2-4 小时后放进冷库。

  晚上 12 点,这一流程结束。紧接着,凌晨 5 点鲜花打包装车,发往北京、天津、河北等区域花店,在花店 8 点开门前送抵。

  20 枝为一扎,75 扎为一件,150 件到 200 件为一车,共计 25 万枝鲜切花。这个仓库通常一天发 3 车。

  宜花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设有三个 NDC(National Distribution Center,全国配送中心),加上在一些城市设置的合伙人仓库,覆盖全国 63 个城市 4.7 万家花店,日出货量在 200 万枝。

  这是中国最大的鲜花供应链公司。

  2017 年 8 月 28 日是「七夕」,在商家的推动下,这个中国情人节和 2 月 14 日情人节一块,成为一年两度的玫瑰销售旺季。此时,距离七夕还有一个星期,宜花迎来销售峰值:一天出货 1000 万枝。

  从田间到花店,一枝鲜切花的流转周期只有 7 天,每过一天价格下跌 10%-15%,7 天之后相当于报废品。

  鲜切花是零售流通难度最高的「鲜活」品,与它一个等级的还有活虾。尽管鲜花消费势头节节攀升,但整个供应链条还停留在损耗高、渠道分散、物流效率低下的阶段。

  一枝鲜花,或弃如垃圾,或贱如白菜,或价比黄金。

  

  时间回到2014 年的七夕,这一天雾霾深重,航班滞留。宜花创始人荣超彼时才刚开始试水花卉市场,他在云南当地鲜花市场买了两万枝鲜花打包送上飞机,这批鲜花直到第三天深夜才被送到北京的一个临时仓库。荣超看着因为滞留机场而烂掉的 2 万枝玫瑰,发出怒吼:「天要亡我!」

  这个七夕他不仅一分钱没赚,还倒贴给客户 10 万元赔款,加上采购成本、运费等,足以让他的花店破产。

  沉寂一个月后,荣超跑到北京草桥鲜花批发市场调研,发现制约花店老板把生意做大的是货源,他决定转型,从批发市场低价拿花销售给花店。

  也是这个时候,荣超下定决心自己来做中国花卉市场的生意,他随后成立宜花科技,作为一家从供应链端切入的花卉消费公司,宜花致力于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改造中国传统花卉市场的生产制造和流通环节。2015 年 12 月,宜花完成元璟资本领投的 B 轮融资。